【叶黄】盛夏,与花

My天儿18岁生日快乐。



01


最近叶修楼底下开了家新店。

店里卖什么,叶修不清楚。知道这家店换了主人,也只是从“店铺出售”的贴条消失了推断的。

和普通的上班族不一样,叶修的生活规律从来都不是朝九晚五,而是不分昼夜。有单子了就做,没有单子就在家里吃外卖过活。

在别人看来,叶修这样的人是不务正业。靠游戏赚钱,这种话在长辈的耳朵里会被曲解为“没出息,养不活自己,买不起房子,娶不了媳妇儿。”

但事实上,叶修靠游戏代练在市中心全款买了房,车不是刚需也就没买,存款也可以吃到自己老死。虽然代价挺大,还不到三十,叶修一身的毛病,长久以来生活不规律导致胃出现了问题,吸烟过多肺也不健康。

明明是青壮年的年纪,却不能干什么重活,这也是长期不锻炼导致。

所以楼下到底开了什么店叶修不知道。如果不是有时候必须出门买生活必需品,叶修能在自己家里宅到天荒地老。

02

门前出现的那支花,叶修看到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

穿着拖鞋和肥大的沙滩裤,家里没烟的叶修选择在不是很热的凌晨出门买烟。开门的时候没注意,花从门把手掉到了地上。

应该是放了有些时候,花瓣已经有些萎缩。叶修捡起来,不明白为什么自家门口会出现这种东西。

想着兴许是别人抱着花从自己门前过无意间掉下了一朵,叶修也没怎么管,本来想扔,但看着还有些生命力的植物,还是转身随手把花插进了鞋柜上的玻璃瓶子里。

那瓶子是装修时候配套送的,虽然时间久了,但叶修偶尔会请家政阿姨来打扫,也就还好,没什么灰。

揣着钥匙下楼的叶修,一边走一边点燃了自己兜里最后一支烟。

这个时间点大家都睡了。还在街上的晃荡的不是刚从酒吧出来的年轻人,就是刚结束应酬的中年大叔。

叶修一边走一边在心里算着自己还有多少单子没打。

人一分心,也就容易发生意外。在快到24小时便利店的转角处,一个没注意,叶修和从转角另一边过来的人撞了个正着。

“啊,不好意思啊,你还好吧?”稳住身形不至于摔倒在地上的叶修看着被撞得晃了晃的男人道歉。

“没事没事,不好意思分了神,你没事吧,没受伤吧?”男人言语里满是真诚的关心,弄得叶修不好意思。

“没事儿,我也分神了。”

“没事就好,唉我都跟这片的管理员反应好多次了,说这里路灯太暗很容易撞到人。特别是这个转角,稍不注意就撞上了。他们就是不换灯,看来明天我还要去反应反应。你说要是撞上年轻人都还好,撞上老人那得多危险。”男人也不管叶修听没听,开始自说自话。

叶修想着这人还真是热心,一边点点头以示同意,“那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再见。”

“哦哦好的,对了,我是最近刚来这边的,我的花店就开在那儿不远。有空的话来瞧一瞧啊~啊对了,我叫黄少天,你呢?”

是个自来熟啊,叶修想,但还是十分友好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叶修。”

至此,二人也不再说什么,点点头后各自往各自的方向离开。

03

第二次收到花是一个午后。

在快递送上门前,叶修打开门准备等待。在旋转门把时,花又掉在了地上。叶修推开门,正好看见落在地上的花。

和上次的品种一样,但叶修对花的认识不多,除了玫瑰和菊花,还真是花盲。

这支花让叶修想起了放在玻璃瓶里的那支,回头一看,发现一周过去,竟然还没完全地枯萎。

诧异于这花的生命力之顽强,叶修还是把花放进了瓶子里。

突然想起上次撞到的人,说是开了一家花店。既然这花来历不明,叶修想,也许可以问一问那人这是什么花,又有谁买过。

快递按时到了,叶修签收后换了身衣服,少见地在大白天出门。

下楼的时候叶修才想起那人没告诉自己具体地点在哪儿,但又联想到最近自己楼底下开了家新店,或许是那家也说不定。

抱着一丝希望,叶修轻车熟路地走到新店门口。

每次路过这里都是半夜,店门紧闭叶修也看不出什么来。这一次在白天看见,才发现这里已经换了装潢,不再是以前的苍蝇馆子,店里的墙被粉刷成淡蓝色,门口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花,整个铺面被木制栅栏和花台隔开。

叶修突然想起在游戏过图看见的CG,这家店开在这个巷子里,漂亮得实在有些格格不入。

正想看看店家是不是上次撞到的男人,店里面的风铃恰好响了,里面走出一个抱着一大束花的男人,金黄色的头发,额前的碎发有些被汗浸湿,腰上系着纯白色的围裙。

黄少天抱着花出来时正好和叶修对视,上次碰面时晚上,灯光昏暗不容易看清人脸,但直觉告诉他,这人就是上次撞到的。

“是叶修吧?好巧,你要买花吗?最近我栽培一些新品种,虽然还没对外发售,但是可以给你看看哦!”黄少天从台阶下来,把花放在一边,热情洋溢地和叶修打招呼。

见黄少天认出了自己,叶修点点头,“原来开在我家楼底下的新店主是你啊,真巧。我想问问,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花?”

一边说,一边把手机上照的照片翻出来,叶修走上前把手机递给黄少天,黄少天接过手机看了一眼,就给出了答案。

“是木槿,你喜欢这种花吗?我这里有好多,你可以看看,喜欢的话我送你一束。”

“谢谢,不过我想问的是,最近有人买木槿吗?我家门前最近隔三差五的就会出现一支,也不知道是谁送的。”

黄少天想了想,然后恍然大悟般得拍了下手,“你刚刚说你住旁边这栋楼吧,是这样的,我开店那天给这栋楼的每家人都送了一支,前几天有个小妹妹来我这儿跟我说花很好看,我就想着反正我还有很多我今天就又给大家送了一支。难道给你造成了困扰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对不起啊……”

听见黄少天道歉,叶修连忙摆摆手,“单纯好奇是谁送的,没有什么困扰,花很好看,谢谢你。”

见叶修很喜欢,黄少天也提起精神来,拉着叶修想带他去参观自己的小花圃。

以往看似很小的铺面里,叶修才发现大有乾坤,外面摆出的品种不到里面的十分之一,黄少天一边兴奋地给叶修介绍,一边还从这些叶修闻所未闻的花里挑出几支,组成一束,搭配上绿色的植物。

细心地装饰包装好后,黄少天把这束花递给叶修,“初次见面没送你什么,来,这次补上。”

叶修看着递给自己的这束花,颜色搭配和装饰都让人心情愉悦,也不再推脱,接下来道了声谢。

“不过,像你这样初次见面的人都送一束花,你这花店还有得赚吗?”叶修拨弄着花瓣,像是故人闲聊般和黄少天聊着。

不知为何,在这家花店里,叶修觉得时间好像过得很慢,像是有一大把的时间去享受生活,而不是被生活束缚。

“也不是每个初见的人我都送花,我只送给合眼缘的人。”黄少天倚在插花台旁,窗外的阳光照进来,整个场景都变得有些虚幻,“除了这家实体店,我在网上也有店,偶尔也会亲自去送一送花。其实比起在这里待着,我更喜欢看收到花时每个人不同的表情。”

“那生意怎么样?”

“挺好的,回头客还挺多。啊对了,我有个微博,记录这个花店的日常,你要不要和我合照一张?”

叶修摸了摸下巴,确定自己没有胡子拉碴,点点头同意。

既然都拿了人家的花,怕张照也没什么。

见叶修同意,黄少天拿出拍立得,凑到叶修旁边,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比了个剪刀手,就算是拍好了。

“我还以为你直接用手机拍了传到微博去。”叶修在一旁看着黄少天拿出底片,白色的相纸慢慢显露出颜色和图案。

直到照片完全显现,黄少天才拿出手机给照片拍照,“数据毕竟还是数据,我更喜欢这种实物,对我来说,这才是可以摸得到的回忆。看,这个光线拍出来很好看的。”

叶修看了眼照片,确实。不过这也是因为人好看。

也难怪黄少天说这里的回头客很多,毕竟这个自来熟的帅哥总是笑容满面,大多数来这里的女孩子,醉翁之意不在酒,叶修活这么大,也懂这些小九九。

“你呢?光顾着聊我了,你的工作是什么?说真的我还挺好奇,两次见到你,不是半夜就是正午,一般普通人才不会挑这个时间点出来。”

黄少天把照片传到微博,配字:今天认识了一个新朋友。[/开心]

“我就一打游戏的。没什么正经工作,不过也够养活自己。”提起自己的职业,叶修的话语里没带什么情绪,就像在说今天中午吃了什么。

倒是黄少天好奇地看了他一眼,“如果能靠打游戏养活自己,那你打游戏一定很厉害咯。”

“还行吧。”提起游戏,叶修的烟瘾突然犯了,但身处花丛中,实在不忍让烟味冲散花香。

“哈,你的还行是指什么?榜单选手?听说高手都是深藏不露,我觉得你骨骼清奇,一定是个种佼佼。”

听见黄少天不管三七二十一给自己扣帽子,叶修忍不住笑了声,“是,你没看错,我就是榜单第一的佼佼。”

“哇哇哇,不得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游戏大神啊。怪不得你说游戏能养活你自己呢。厉害厉害!大神,什么时候带我玩两把啊,我成天在花店里插花也无聊,不如你有空就下来带我玩玩儿?”

游戏里想跟叶修组队的不胜枚举,这还是第一次有现实里的人让自己带着玩,虽然二人算是初识,但聊这么久下来感觉还不赖,叶修也就不扭扭捏捏装模作样,爽快地答应了。

今天的任务还没做完,黄少天也有单子来,二人约好下次见面的时间后,各自忙自己的去了。

回到家的叶修看着手上的那束花,把包装拆开,全部放进了玻璃瓶里,加上水。不知道能活多久,但家里好像添了几分人气。

叶修看了一会儿,伸个懒腰,又坐回了电脑面前。

04

自那以后,叶修除了在家玩游戏,有时也会去黄少天的店里玩。

本以为黄少天只是开玩笑,但没想到还真的配了台电脑和自己打游戏,而且还打得不错。也不光是打网游,二人有时也会一起玩玩市面上新出的单机游戏。

二人的感情因为打游戏飞速地增长,经常泡在一起也摸透了对方的性格和家境,就导致黄少天对叶修的称呼变成了“老叶”,叶修也嫌黄少天三个字念着太长,多数时候都叫“少天“。

玩熟了,也就没那么多拘束,偶尔黄少天忙着还会让叶修帮忙去送送花。

最让叶修头疼的一次,还是自己正打着单子,眼看就要把老板的号打上排名,黄少天一个电话过来,接起来也不管叶修在干嘛,开口就是“老叶老叶,快快快,有个大单子等我去谈,你帮我送下花!”

还没等叶修说话,电话就挂了。

也没办法,叶修只能加快进程,提高手速,赶紧把排名打上去,这才关了电脑下楼。

到了店里,黄少天正急得团团转,见叶修下来了,取下自己身上的围裙,系在叶修身上,车钥匙也一并扔给叶修,风风火火的就出门了。

叶修叹了口气,走进店里,看着台上放着包装精美的花盒子,和旁边店里的人说了声让帮忙看着一会儿,也就骑着电马儿出门送花了。

回来的时候,黄少天还没回。叶修就坐在店里守着,按照以往黄少天教自己的方法,给花浇浇水,松松土。

好一会儿,门外来了个想买花的小姑娘,叶修出来很抱歉地说店主没在,插不了花。

然而小姑娘没在意,笑着跟叶修说,“没关系,我只要一支,不是拿来送人的,是今天天气太好,想要一支。”

叶修愣了一下,接着笑了笑点点头,问,“那小姐想要哪一种?”

小姑娘看着面前的花丛,手一指,“这个吧,很漂亮。”

顺着小姑娘手指的地方,叶修从花瓶里取出几支,尽管不会插花,但简单的包装黄少天教过他。

把包装好的花递给小姑娘后,小姑娘看着这束花道谢,“谢谢,我可以问下这是什么花吗?”

叶修刚想回答,黄少天正巧回来听见,顺嘴答了,“是夕雾,花语是一往情深。”

“花好看,名字也这么好听。没想到随便挑也有惊喜,谢谢,多少钱呢?”说着,小姑娘就要拉开钱包。

“已经付过了。”叶修说道,黄少天和小姑娘同时看向了他。

“呃,可是我刚刚并没有……”小姑娘有些疑惑。

“因为,今天天气很好。”叶修笑了笑,小姑娘愣了下,然后感动又高兴地晃了晃手上的夕雾,“谢谢您。”

站在一旁的黄少天等小姑娘走后,啧啧了两声,“夕雾一支可不便宜,你刚刚那一束好说有六七支吧,讨女孩子欢心花我的钱啊?”

“怎么,要我自费买两支讨你欢心吗?”叶修好笑地想逗逗黄少天。

“给人六七支,给我就两支,你这哪儿是讨我欢心,是讨揍!”黄少天挥了挥拳头,龇牙咧嘴得就想往叶修身上招呼。

“诶诶,我可是今天下午卖了劳动力的,这位谈完大单子的大老板,不请我吃饭还想打我呢?”装作要往后缩的模样,叶修可怜兮兮地控诉。

“切,鬼才打你。走走走,请你吃饭,想吃什么随便选,小爷我今天有钱!”

“哟,看来今天不宰你一顿都对不起自己。那,大老板走着?”叶修取下围裙,和黄少天一起把花搬进店里,锁上门,奔赴填肚子的餐厅。

05

时间一长,黄少天的花店生意越来越好。说来也奇怪,这里就像变成了网红店似的,总有人就算不买花都会在这儿拍照留念,黄少天虽然奇怪,但也没说什么。

倒是苦了叶修,只要黄少天一忙,自己就会变成免费劳动力,直接导致自己的接单量下降,收入降低。

刚开始还一周一次,再然后就是三天一次,现在是一天都在黄少天店里待着帮他送花卖花。

店里的围裙从刚开始只有黄少天的,现在还有叶修的。

这天,好不容易得了闲,叶修站在外面抽烟,黄少天就在旁边修剪花枝。

“我说,我这当你免费劳动力自己都快吃不上饭了,怎么,大老板不给我发发工资?”吐出的烟熏得叶修自己半眯着眼睛,语气听不出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

黄少天听见此话也没抬头,手不停地修剪枝桠,“怕什么,等你真的吃不上饭了我养你咯。”

叶修拿烟的手微微一顿,不动声色地瞟了黄少天一眼,阳光打在金黄色的发丝上,像是把黄少天整个包裹在光芒中,“怕是养不起。”

“谁说的?”黄少天抬起头,“就你那饭量,还不如我吃得多。”

“我这烟,可比你饭贵。”

这时候黄少天也停下了动作,放下剪刀,“那你这是想让我养你还是不想让我养?”

叶修也掐掉手上还有一半的烟,反问道,“那你是想养我,还是不想养我?”

“我……”生平第一次,黄少天被噎得说不出话,这时候他才知道,刚刚无意间说出的话是什么意思,也才明白他们两人之间不是在闲聊,而是在谈一件很重要的事。

“唉,算了,命苦啊,遇上这么个没良心的老板。”见黄少天神色有些不对,叶修装作痛心的样子,又点燃了剩下的半支烟,惆怅地望着天空。

“又不是不管你饭,说得好像我亏待你了,真是……”话题被叶修翻过去,黄少天也松了口气,嘀嘀咕咕地说着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安静的巷子里只听得见黄少天剪刀咔嚓的声音,叶修的烟早已抽完。

06

那之后,二人之间好像出现了一层隔膜。

叶修再没接到黄少天的电话让自己帮忙,也没什么心思打单子,只是把熟客的打完,不接新的。

玻璃瓶里的木槿早已枯萎。

叶修看了眼日期,从烟盒里抽出一支,啪嗒点燃。

黄少天还是忙着管理花店,因为人手不足,黄少天暂时停止了网上的店。尽管如此,来这里的人依旧络绎不绝。

“咦,小哥,那天跟你一起的另一个小哥不在吗?”

正插花的黄少天突然听见有人在叫自己,抬头一看,发现是上次来,被叶修送了夕雾的女孩子。

“他最近有事情,找他有事吗?我可以把他电话给你。”

“没关系,告诉你也一样。我要结婚了。”小姑娘笑得一脸幸福,“和我老公说过在你们这里的一段经历,商量过后,决定让你们帮我们布置婚礼现场。”

“啊是吗!恭喜恭喜!那你们想要什么样的风格?还有花,你们喜欢哪种花?”黄少天赶紧拿出花的目录让小姑娘挑选。

但小姑娘摇摇头,“没关系,我相信你们。在爱情的沐浴下成长的花,一定都很好看。”说完,小姑娘拿出定金和联系方式,放在黄少天身前,离开了。

直到客人来催,黄少天才从刚刚发生的一切反应过来。跟客人说了几声抱歉,把花包好,黄少天挂上“close”的营业牌,自己一个人坐在店里看微博。

花店的微博从花店开始营业的那一天的零粉涨到了现在的好几万,也不过才短短的几个月。

微博里除了最开始几张花的图片,接下来的每一次更新,都有黄少天和叶修的影子,或是背影,或是正面。

黄少天从来没想过要把这个微博当作商业博,他习惯了在这里记录或开心或悲伤的所有日常。

每一次的微博都不一样,但每一次都有共同点——叶修总是出现在字里行间和照片上。

最后一次更新是两周前。也就是在那次微妙的对话结束的前一天。

“啊啊啊啊!真是,这人怎么回事,我不联系他他也不联系我吗?”黄少天越看微博心里越憋屈,“谁养谁的问题这么重要吗,他是小学生吗?”

一边骂着,一边关掉微博打开通讯录,叶修的名字不知什么时候被他置顶在第一个。黄少天看着这两个字,一咬牙,抱着打过去要好好骂两句的心情,拨通了电话号码。

然而事情没有那么顺利,电话一直拨通着,没人接。

黄少天有些灰心,想着自己是不是已经被人拉黑了。但黄少天是谁,既然电话打不通,就上门去当面质问。

叶修的房子在哪儿黄少天再清楚不过,不在花店的日子,他们两都会在叶修的房子里打游戏吃外卖,那会儿还是哥们儿。

现在,黄少天在脑子里呸了几声,哥们儿个屁!谁想当谁当去。

本以为这位能在家里宅一个月不出门的主一定在家里,但事与愿违,黄少天敲了好久门,都没人应。

叶修出门一定会经过自己的花店,黄少天想,今天这么忙,兴许是没看见他出来。

除此之外,黄少天也找不到什么借口安慰自己。

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就在这一刻统统消失了,无精打采的黄少天只能原路返回回到自己的花店。

夜幕慢慢降临,黄少天看着门外越来越少的人流,叶修能从门前走过的希望越来越渺茫。

直到这一天还剩最后五分钟,黄少天还是放弃了。熄掉店里的灯,锁上门,又重新确认了一遍手机有没有未接来电。

失望把黄少天淹没,深深地叹了口气,疲惫不堪地转身准备回家,却在那一刻,看见了等了一天的人。

“你……”黄少天睁大双眼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只是一个转身的时间,人就出现在眼前。

“还好没迟到。”叶修的声音有些不稳,显然是刚刚剧烈运动过,看了看表,还有最后一分钟。

“迟到什么?我今天打了你那么多电话你都不接,去你房子找你你还不在,你怎么回事儿啊,有你这么样的吗啊啊?一声不吭就玩消失,这么怂的啊你?”

然而叶修并不搭腔,只是专注地看着手表。

“喂喂,问你话呢,大半夜的站这儿不说话你吓唬谁呢?你再这样我可走了啊,我真走了啊!叶修!”黄少天气急败坏地喊出叶修的名字。

像是奏效了一般,叶修终于把头抬起来,一直背着的手终于拿到前面来。

“别生气,为了哄你开心,我来送你花了。”叶修笑眯眯的,还是一如既往的让黄少天恨得牙痒痒,“还有,生日快乐啊,少天。”

花的全貌终于出现在了黄少天的面前,那是一大束的无尽夏,蓝紫白色混合在一起,像是幽蓝的天空被星星点缀。

“这么多品种我找起来还是很辛苦的。虽然花语不如玫瑰浪漫,但是如果将来的每个夏天都像今年,我会很开心。”

“你真是……”完全忘了是自己生日的黄少天,这会儿竟然说不出话,明明有那么多抱怨,那么多问题,却在这一刻全数淹没在了花海里。

“啊对了,这花太贵了,买了才发现我下个月都没饭吃。但我不想努力了,富翁你能包养我吗?”叶修抱着花有些委屈。

黄少天见叶修这样忍不住笑出声,上前接过花,得意地说道,“你黄少我是谁,说养你就养你!”

见黄少天这小模样,叶修忍不住凑上去亲了一口,没等黄少天脸红,连花带人抱了个满怀,“大老板就是大老板,真厉害。”

郁闷了一天的心情在这一刻被怀抱填满,黄少天回抱着叶修,在叶修耳边轻轻地呢喃,“谢谢你,今年的生日我很快乐。”

07

“老叶!来跟我合照!赶紧的赶紧的,花等会儿送。”黄少天晃着手里的拍立得,把正穿着围裙干活的叶修强制召唤到自己身边。

“小祖宗,你这一天天的想一出是一出。”话是这么说,叶修还是很听话地站在黄少天旁边,一只手放在凑过来的黄少天头上。

“照了!”黄少天按下快门,两张脸靠得极近,笑容都快溢出了屏幕。

等到照片显现出来,黄少天迫不及待地照了一张传上微博。

“今天新朋友变成了男朋友。[/亲亲]”


2018-08-10叶黄
评论-6 热度-135

评论(6)

热度(135)

©百雉而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