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树在开花,天在放晴,我在爱你

黄少天忍很久了。

最近总是有人鬼鬼祟祟地跟在他后面,也不做什么,就是跟着,还是风雨无阻。

偶尔黄少天会转身和那人对视,怒瞪一眼,然而那人就跟没脸没皮似的,还很有礼貌地点头微笑打招呼,黄少天可以和大学者长篇大论一整天,但对付这种有理也说不清的就没办法了。

终于到了今天,黄少天忍不了了,想着就算干一仗也要问清楚这人跟着自己是想做什么,要是是个变态更得送去警察局处理了!

于是黄少天故意在下班的时候引着后面的人往人少的地方走,想着就算到时候打起来也不至于把围观群众引过来,然后被报警,然后被当成聚众斗殴处理。这些都不是黄少天所希望的。

在确定身后的人依旧紧紧地跟着自己后,黄少天如愿地把他引到了目的地,一个人烟稀少,只有狗叫的居民楼小巷中。至少到时候打不过还能吼一声,说不定就有热心群众来帮忙呢。

黄少天算盘打得响,心里有些得意自己做事滴水不漏。

停住脚步,身后的人也停住了脚步。黄少天转过头,四目相对,那人又笑着打招呼,黄少天强忍努力,道:“笑笑笑,你笑什么笑,要是你被人跟了大半个月你还笑得出来吗?!”

“笑不出来。”

“你!”黄少天着实被噎了一下,然后平复了下怒气,继续说:“既然你都知道,那说明你是个讲理的人,我们今天就把事情摆到明面上来,你说说看,你跟我大半个月到底有什么企图,是想劫财劫色啊?我先跟你说,劫财,你爷爷我没有,劫色,你爷爷我有也不给你!”

话音刚落,那人噗嗤笑出声,然后举起自己胸前的相机。

“财我不要,这色,我还真想劫一劫。用这个劫。”

“吹,你使劲吹,你那些个花花肠子小爷我早就摸清楚了,不就是想找个借口逃避你跟踪我的行为吗,我又不是什么大明星,哪儿还用得着狗仔跟拍?编谎话也不知道编个能听的,就你这样的骗子,我不吹,我一个能打十个。”

说着,黄少天挽起袖子就想干架,然而那人看他那样子只是把相机保护好,说道:“打架可以,我的宝贝可不能被打坏了。再说了,我还真就是跟着拍一拍的。”

“拍拍拍,拍什么拍,我准你拍了吗?不准拍!把你相机里我的照片都给我删掉!你不删我就把你宝贝砸烂,不就是万把块钱嘛,我还是能赔得起的。”

“刚刚还说没财的?”

“我靠?看吧,你的目的暴露了吧,你就是想激怒我暴露我有钱的事实,我跟你说,要钱没有,要命不给!”

“行了,大不了我付你肖像费?这么久了我还没自我介绍,我叫叶修。”叶修正准备走上前和黄少天握握手,然而后者防备性地往后退了几步,叶修也自认理亏,摸了摸鼻子,放弃和他握手的打算。

“谁管你叫什么,我警告你啊,今后别跟着我了,把你相机的给我删了,下次再被我逮到我真的要砸你宝贝了。”说完,黄少天也不等叶修回答,转身就走,这事儿就这么算了本来也不是黄少天的本意,但继续这么纠缠下去也对自己不好,给个警告,若是他以后再犯,自己也有教训他的理由了。

赞叹自己不仅长得帅还善良,黄少天鼻子都快翘到天上去了,走路的步子都轻快了不少,丝毫没有刚刚面对叶修的防备心。

叶修看着黄少天越走越远,又低头看了眼在相机的照片,关机,回家。

 

 

没人跟踪的日子黄少天觉得空气都清新了许多,但有时候转头发现没人在后边跟自己没皮没脸地笑又觉得不习惯,每次这个时候黄少天都会拍自己额头一巴掌,思考自己抽什么疯,又不是个抖M。

虽然黄少天自诩是个帅哥,听起来像是不要脸的,但实际上他也确实是个长得很好看的人,会穿衣打扮,也很会收拾自己,在这个认为只有女人才会把自己收拾好的大时代里,黄少天是个为数不多的懂得生活的男人。

所以在星探找上门的时候,黄少天不怎么意外。

在每次出门必被街拍,吃饭逛街必被搭讪,微博粉丝过万的前提下,星探找上门只是时间问题。对于进入娱乐圈黄少天并不是很热衷,相反还有些讨厌,在众人魔化了当代娱乐圈的现状后,不淌进这滩泥水是他最后的底线。

但这星探并不是来找黄少天拍戏唱歌出专辑的,虽然星探有隐晦地表示像你这种既不是科班出身又没有经历过演艺事业的帅哥,是不可能进入圈子的。但黄少天选择性屏蔽,我不听。

星探看中了黄少天的穿衣搭配和身材长相,觉得他很有当模特的天赋,虽然身高硬伤了点儿,但当个平面模特还行,至少身体比例还行,腿也挺长。

二话不说黄少天就拒绝了,如果说模特可以作为一个兼职,黄少天肯定同意,但作为全职那是万万不行的,这种吃青春饭的职业不适合自己,更何况现在自己还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收入也可观。

星探也没说什么,只是递上自己的名片,让黄少天想好之后给自己打电话。

和星探分别之后,黄少天走在回家路上,本想把名片扔到旁边的垃圾桶,但又觉得这件事不是什么坏事,自己有先天优势,曾经也对这方面的工作好奇过。想着想着,黄少天的脑子就有点儿不够用了,恰好,余光不经意一扫,便看到距离自己不远处站着个熟悉的身影。

“啊哈,我都跟你说了不要再来了,你还来!这次你跑不掉了,把你的相机叫出来,我不砸烂我就不叫黄少天!”

“哦?你叫黄少天啊。”叶修被黄少天叫住显然也有些意外,本来只是来这附近逛一逛,都还没做注意到黄少天,倒被他先发现了。

“少说废话,把你相机……诶你相机呢?”黄少天说了半天才发现叶修脖子上根本没挂着相机。

“这条路是我平时散步走的,今天有空出来逛逛,没打算跟踪你。”叶修这句话说得就像黄少天自恋似的,黄少天听了也不多大爽快,刚想扭头就走,但脸上又纠结又生气,是个人都知道他有事。

“所以,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听一听你烦恼的事呢?”叶修道,本无意再让这只怕生的猫再次炸毛,但黄少天在垃圾桶旁边站那么久还不嫌臭真的太诡异了。

“变态也这么好心?”

叶修的眼睛抽了一下,“行,不想说就算了。”

“别别别,还真有事想找人商量商量,兄弟,你也偷拍我这么久了,你觉得我上镜效果怎么样?”

被人指名点姓地说偷拍,正常人通常会羞愧而逃,不然就是恼羞成怒,但叶修不,在他看来自己一直是被黄少天所默许的,艺术家的事,怎么能叫偷拍呢。

“上镜挺好看的,拍你捡垃圾再加个滤镜都能发微博说是颓废美少年。”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最近有个星探找上我,让我去做模特,还让我放弃我现在的工作,我也找不到人商量,就将就找你这个变态商量咯。”

“黄少天先生,你见过这么有职业道德的变态吗?”

“好了好了,不叫你变态了,你先跟我说说你的看法,我来考虑考虑。”

“你今年几岁?”

“问这问题干嘛?23,跟我刚刚问你的问题有关系吗?”

“人在年轻的时候就该做做梦,如果剩下的五十年你都选择一成不变,这一世也算是白活了。”叶修看了看手上的表,“我还有事,先走了。期待在杂志上看见你。”

说完叶修头也不回地走了,很让黄少天怀疑这个人和当初追着自己不放的男人是不是同一个,虽然叶修没说什么有针对性的建议,但也是入了黄少天的心里,捏着名片心事重重地回到家里,屁股还没坐热,把手机摸出来就按着名片的电话打过去。

“管他的,反正我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浪费。”嘴里嘀咕着,电话那头嘟嘟声传来。

星探像是早知道黄少天会答应,二人在电话里沟通得很愉快,挂了电话黄少天就着手辞掉现在的工作准备去和娱乐公司签约。

这种剧烈转换的生活方式,黄少天很想找个人诉说对未来的兴奋和恐惧,但一时之间竟找不到谁可以分享,唯一想到的,却是那个被自己当成变态的叶修。

虽然有很大程度自己做出这个决定是拜他所赐,但二人只堪堪见过两面,这时候想分享心情不是别人而是叶修。可能是魔怔了吧,黄少天想。

 

 

先天优势和后天努力相结合,黄少天很轻松地就出道了,在一个不大不小的杂志上也露过了几次脸,收获了几个迷妹。

显然经纪公司是并不满足于此的,不仅在公众平台大肆宣传请水军,买通知名大V来安利收获好感,有时候还会找机会和一线模特捆绑出镜,混个眼熟。

半路出家的黄少天并不认识那些大家口中的一流麻豆,只是听经纪人说才知道一点,好在他性格比较圆滑,不至于得罪人,嘴巴会说也挺讨喜的。

渐渐地,黄少天也有了些名气,出门如果不戴口罩还是会被有些小迷妹认出来然后凑上来要签名。所以大多数时间黄少天都是鸭舌帽和口罩一起戴上避免麻烦。

在结束了连续几周的工作后,在家休息了两天,实在待不住了就出来逛一逛,在出小区门后要穿过一条十字路口,黄少天双手插在上衣口袋里看着对面那个正走过来的叶修,东张西望地注意过往的车流,手上还端着个相机。

“嗨。”黄少天主动把胳膊抬起来远远地打了个招呼,这时候人不多,叶修一眼就看见了这个全副武装的男人,点点头以示自己看到了。

休息日找不到什么朋友一起玩的黄少天跟着叶修到处逛,对于叶修曾经跟踪过他的事黄少天已经决定既往不咎了,反正叶修看起来也不像什么坏人。

“你跟着我不无聊吗?”刚刚入春,街道两旁的树枝才抽了嫩芽,含蓄的颜色下隐含着勃勃的生机。叶修按下快门,转头对黄少天道。

“反正我也找不到地方去,干脆跟着你看你整天都在干嘛。现在有什么拍的,没花没草的,你还不如来拍我呢。”

“这不是黄大明星不让我拍嘛。而且你现在身价可是涨了啊,我拍一张得付多少啊,我没钱,不划算不划算。”

“我就打个比方,谁让你拍我了,这么久一直对着镜头我都要吐了,好不容易来的休息日我才不想又对着镜头,你继续拍你的,不用理我,你要喝咖啡不,我请你。”黄少天无意间看见开在街巷的咖啡店,随口问道。

“太苦了,不喝。”叶修专心地看着镜头,直截了当地拒绝了黄少天的好意。

“怎么那么难伺候,请你喝杯咖啡都还要看你脸色呐,你等着,我买回来苦不死你!”黄少天这人说到做到,心里打了主意要请叶修喝那就一定要请,就算买回来叶修不喝,那是叶修的事。

叶修无奈地看着黄少天的背影,暗叹自己当初怎么就看走了眼,明明跟着他拍的时候他还是个挺安静的人,偶尔哼哼小曲子,低头摆弄下衣服,其余时间都是乖巧地走着自己的路然后逗逗突然出现的野猫。

黄少天的生活照叶修不知道拍了多少,虽然照片上的黄少天没有正脸只有侧脸和背影,但每一张的光线都把人衬得温暖又可爱。叶修是个专业的摄像师,黄少天不知道,叶修也不说,就让他把自己当成一个跟踪的变态也好。

在咖啡店买了一杯咖啡一杯牛奶,牛奶是黄少天自己喝的,咖啡是报复叶修的。口罩捂得黄少天有些闷,稍微拉下了点儿露出精巧的鼻子和嘴唇。叶修本是在找风景,镜头一扫看见了这副样子的黄少天,轻轻偏了下头,找了个合适的角度,又拍了下来。

“喏,咖啡。”黄少天递给叶修一杯,也不管叶修要不要,塞进他手里就打开了自己那杯牛奶喝了口,上唇沾了一圈奶皮,黄少天伸出舌头轻轻添了个干净。

叶修见他那模样活像一只偷奶喝的猫儿,也忘了自己手中这杯是咖啡不是牛奶,猛地喝了一口,然后苦得两条眉毛皱在一起,刚想吐出来就被黄少天一只手捂着嘴。

“哈哈哈哈,黑咖啡好喝吧!我买的你不准吐,都是钱呢,多可惜啊,老祖宗教育我们粒粒皆辛苦,咖啡豆也是很辛苦的啊。”

吐不出来,也就只好咽下去,叶修发誓,自己这辈子都没喝过这么苦的,甚至被苦得有些反胃。

见叶修吞下去了,黄少天也拿开了自己的手。叶修见自己解放了,盖上咖啡杯的盖子,一口也不想喝了。然后掏出一支烟,点着,深吸了一口吐出来,烟味掩盖了刚刚的苦味,味蕾才得以解放了一点。

“都到饭点了,不如我请你吃饭吧,来表达一下我的歉意。”黄少天提出,其实刚刚喝了一杯牛奶也不怎么饿,但看叶修那副样子又有些愧疚。

“不了不了,我们两不熟。”不知道黄少天想弄什么幺蛾子的叶修连忙摆手,今天的咖啡算是知道黄少天不是个好欺负的,就想着赶紧回家吃点儿甜的。

“怎么不熟啊,你好歹也跟过我半个月。”黄少天一番话说得很有歧义,然而当事人并不觉得,只有叶修听到这话轻轻挑了下眉毛,“吃饭吃饭,也算是答谢你上次跟我说的那番话。”

说完黄少天就拽着叶修往商业街走,叶修看他那心大的模样也有些无语,抽出手把他的口罩拉上了点儿遮住了鼻子和嘴巴,整张脸就露了个眼睛看路。

黄少天这才发觉自己太过粗心,转头对着叶修笑了笑,那双好看的眼睛眯成月牙,可爱得很。

二人在商业街找了家看起来干净,装修也不错的店随意解决了,黄少天的本意是自己请叶修,但叶修那人不知什么时候偷偷摸摸去把账结了,这种事生气也太夸张,只好和叶修约定下次他请。

人的交往就是从请吃饭开始的,有一就有二,黄少天自那天起就时不时和叶修吃饭,有时候黄少天请,有时候叶修请,吃的东西上到星级餐厅下到街边小摊,黄少天不挑,叶修也不在意。

渐渐地,二人也发现对方的性格很对自己胃口,都不是藏着掖着的,有什么事有什么话当面就说了,有问题也当场解决了。

但显然黄少天和叶修在一起玩的时候总会忘了自己还是颗模特界正冉冉上升的新星,有时候马大哈地忘了做掩护措施也是叶修来帮忙,最惊险的一次是黄少天吃了饭把口罩忘在了餐厅,走了很久发现大街上的人眼神不太对才发现,叶修也是吃得太饱忘了这事儿,反应过来后把黄少天拉着就跑,钻进一家玩具店随便拿了个面具就给黄少天戴上了。

等到付了钱出了玩具店,叶修才发现刚刚慌慌张张抓的面具居然是个天蓬元帅的,看着黄少天那张猪脸叶修实在憋不住笑出了声。

“少天,我觉得你以后要是吃胖了大概就你这面具的样子。”二人熟了之后都不叫对方的全名了,叶修叫黄少天为少天,黄少天叫叶修为老叶。

“什么样子?”黄少天不敢摘下来,好奇地摸了摸轮廓,从小就被西游记洗脑长大的人怎么会不知道那是什么,立马在叶修诧异的目光下回头,冲进玩具店买了个美少女战士的面具,也不管叶修同不同意,哐得就戴上了。

二人走在一起回头率极高,黄少天穿着打扮很是潮流,然而戴着个猪八戒的面具增加了喜感,而叶修这个178的男人戴着个水兵月的面具,可以说是反差萌。

黄少天一路走一路抖着肩,面具下传来一阵阵闷闷的笑声。

“你要是水兵月你笑的出来吗?”叶修问道。

“哈哈哈,我只知道我要是你我就笑不出来了。”叶修的问题让黄少天最后的防线崩溃,在大街上也不管形象了,反正戴着面具没人认识,放声大笑,笑得前仰后合,叶修拍着他的背,生怕黄少天笑岔气倒在大街上。

两个大男人幼稚地在大街上斗着嘴,黄少天突然心血来潮,掏出手机打开前置摄像头。

“来来,老叶,你凑过来点儿,我们来合张影。”

叶修稍微歪了歪头进了画面,两个带着面具的人在镜头下却意外地和谐,黄少天找到了个满意地角度按下了拍摄键,叶修嫌弃地说了句:“一张猪头脸怎么找角度也不会拍好看的。”

“你不懂,猪头也是有春天的,我用这个软件P一下你看。”黄少天在自己手机上鼓捣了一会儿,然后给叶修看最终效果。

黄少天的猪头面具被加了个两个可疑的红晕,色调也调了调,在叶修这个专业的看来这张照片拍得实在是不堪入目,但胜在黄少天真的把这个猪头脸变可爱了。

“我要把这张当屏保,以后见你一次笑你一次,哈哈哈,这个水兵月真的太适合你了,老叶不如你什么时候穿女装试试啊。”

“行啊,今晚就可以。”

“真的!?不开玩笑哦!”

“嗯,你梦里就能看到了。”

“哇,你这人。”

二人斗嘴斗习惯了,说什么也不会当真,嘻嘻哈哈的也算把这混乱又刺激的一天给过了。

 

 

黄少天的名气越来越大,不少知名时尚杂志上都有他的身影,随之而来的也是一票粉丝和话题,偶尔公司也想把黄少天和别的女明星捆绑炒作,但每一次都被黄少天拒绝,踏进模特圈已经是他的底线,再做其他的就越线了。

毕竟是公司的当红炸子鸡,经纪公司也依黄少天的,工作也给他排的满满的,一周下来休息的时间竟然二十个小时都没有。

期间黄少天也会跟叶修打几次电话来抱怨抱怨工作,叶修总会听着他絮絮叨叨的,也不打断,偶尔还会应两声,等到通话快结束了叶修还会提醒黄少天注意身体,每当听到这话,黄少天总会莫名地充满干劲,仿佛刚刚才透支的体力已经满了。

得知叶修是个专业的人像摄像师还是黄少天在工作的时候,看见摄影棚里走进来一个人,白灯晃得黄少天的视线有些模糊不清,只是觉得这人轮廓很眼熟,看了半天才发现居然是叶修。

憋着一肚子疑问,好不容易等工作告一阶段,黄少天立马冲到叶修跟前拉着叶修去阳台说悄悄话。

“你可以啊,瞒了我这么久,要不是这次巧合你来我工作的地方工作我都不知道你是个专业的,我还以为你就是个摄影爱好者呢。”

“所以我当初跟拍你真的只是出于工作需要取材。”

“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就别解释了,我说你怎么天天闲成那样都还有钱养活你自己,不说了不说了我今天的工作完了之后有两天的假期,不如我们下班去喝一杯?”

“喝一杯?喝茶还是喝咖啡啊。”

“就你懂我!我要喝牛奶。”

“行行行,喝牛奶。”

那边有人喊开工,黄少天和叶修回到各自的岗位开始工作,等到有人叫了句收工,黄少天才深深地呼了口气,和经纪人打了招呼后找到叶修准备去‘喝一杯’然后回家。

二人喝一杯的地方在黄少天买黑咖啡整叶修的咖啡店,本来叶修是有阴影的,但黄少天偏要来这家喝,叶修也被弄得没脾气,大不了点单的时候跳过咖啡一栏直奔果饮类。

长时间的工作让黄少天连说话都觉得费力,两人坐在窗边,黄少天就这么撑着头望着窗外,脸上的口罩闷得黄少天有些焦躁。

仿佛是发现了黄少天的情绪有些低落,叶修主动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问道:“这个位置偏,你坐我旁边来,我给你挡着外面的人,你把口罩取下来喘喘气。”

黄少天一听觉得此法可行,赶紧就跑到叶修旁边坐着,服务员小姐端着咖啡和牛奶过来得时候看见黄少天的真容差点儿把盘子给摔了,黄少天笑着用食指放在自己嘴上,服务员小姐脸红地点点头,把东西放下恋恋不舍地走了。

要不说黄少天红起来是有理由的,长着一张乖巧帅气的脸,笑起来还有些坏坏的痞气,刚刚他那一笑,服务员小姐抵挡不了也不奇怪。

“你整天就拿你那张脸祸害人。”叶修在一旁淡定地喝了一口红茶。

“要不是我这张脸,你当初会跟着我拍?”

“不会。”

叶修说的是老实话,黄少天听了可不太爽快,抽走叶修手里的水杯,道:“诶诶,老叶你什么意思啊,难道我的人格魅力征服不了你吗,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叶修,居然还看脸,呸,肤浅!”

“一个人的长相决定了我会不会了解他的思想,而一个人的思想会决定我会不会一票否决他的长相。”

“嗯?这么说我不仅长得帅,还善良了。”

叶修梗了一下,无奈地点点头,这可把黄少天高兴坏了。

“我要收回说你肤浅那句话,你的眼光挺好的,真的,哈哈哈!”

叶修捂着半边脸,不想和旁边这个人说话。

“哦对了,我下周要去巴黎了。”黄少天还在高兴呢,叶修突然就说了这么句话。

“去呗,你去巴黎干嘛,最近不是时装周啊。”

“进修。”叶修的大拇指划过杯沿,眼睛垂着,幽深得看不清里面装着什么想法。

“要去很久?”黄少天偏着头看叶修,“无所谓啦,大不了以后聚餐的地方改在巴黎,我打个飞的去。”

“两三年吧。前段时间一直在家没出去工作就是因为在学法语。”叶修抬头,正好和黄少天对视,“现在你还真是财大气粗了,当初是谁说劫财没有的。”

“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反正赚了钱,存银行不如拿来我吃喝玩乐,你放心去吧,我肯定来找你玩的。”

“行行行,恭候您来的大驾。”

“那是,老叶我跟你说我现在就是一小地主,你要来抱紧我的大腿,以后吃香的喝辣的少不了你的!”

叶修听不下去,抓起黄少天的牛奶杯就往黄少天嘴里喂,黄少天被牛奶堵住说不出话,瞪着叶修的脸辛苦地吞咽。

夜幕降临,街道上的霓虹闪烁,泼了墨似的天空难得挂上了几颗星星。黄少天和叶修在十字路口分别,临别之前叶修伸手给黄少天调整了下口罩的高度。

“晚上拉下来点儿让鼻子通通气,没人能注意的。”

说完,叶修摆了摆手,转身走了,剩下黄少天在原地把口罩又往下拉了点儿,心情很好地哼着小曲回家。

 

 

叶修出发去巴黎那天黄少天没有来送行,工作实在太多脱不开身,只在中间休息的几分钟打了个电话给正准备关机的叶修,也不说什么道歉,只是约定好忙完工作立马飞巴黎去找他,叶修安慰他不要太拼了,什么时候去看他都行,但黄少天死活不肯,叶修拗不过,只得说要上飞机了,要关机了,黄少天这才作罢。

不过一个月,黄少天在微信上给叶修发了一张机票的照片,上面有抵达巴黎的时间和日期,叶修发了个收到,黄少天看到回复后把手机丢在一边忙自己的去了,两人已经默契到不需要多余的废话和客气的嘘寒问暖推三阻四。

抵达巴黎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叶修裹着大衣在机场等黄少天,困意来袭的时候还得掐自己一下来清醒,等到黄少天的身影出现在出机口,叶修才振作起来迎上去,黄少天误判了巴黎的天气,只穿了薄薄的毛衣和衬衫,一出来就抖得不行。

“哇,你也不跟我说下巴黎最近这么冷的,我连一件厚衣服都没……都没带。”黄少天冷得说话都有些困难,叶修看着有些好笑,脱下自己的大衣给黄少天穿上,二人身型差不多,黄少天的身体瞬间被叶修的体温包围,这才暖了点儿。

“幸好你穿得多,走走走,哦对了我没有订酒店的。”黄少天抬头看着叶修,“机票好贵啊,都没钱住酒店了。”

“我知道,你就是想去我那里住。”叶修戳穿了黄少天并不高明的谎言,黄少天也不生气,笑嘻嘻地点头,“是啊,我想看看你在巴黎住的地方什么样,我才能决定以后来这儿的频率会不会多。”

叶修也懒得跟黄少天说什么,二人并行走出机场,开着叶修新买的车去叶修的家里。

“勤快人儿啊,桌子上全是书,你在这儿还能混得开吧?有人欺负你你就跟我说,我一个电话就能叫一车面包人!”

“是啊,你也就只能叫面包人了。”叶修把暖气打开,顺手拿了条毛毯扔给黄少天。

“我这次有一周的时间可以休息,怎么样,意不意外,惊不惊喜?”黄少天捧着一杯热腾腾的牛奶,裹着毯子窝在沙发上,看着并看不懂的法语节目,和叶修说着话。

“我这一周都要上课,怎么样,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叶修学着黄少天说话,坐在黄少天旁边翘着二郎腿,从杂乱的书里挑了一本看。

“我靠不是吧?我好不容易来一趟就赶上你要上课,好委屈啊,我要吃大餐!”

叶修把眼睛从书上转移到黄少天的脸上,“你可是个模特,整天瞎吃东西就不怕长肉啊?”

“有什么关系,我跟你说啊我是怎么吃也不胖的,这一顿你是跑不掉的了,快快快,快把你们这儿最好的餐厅订上,等你明天下课了我们再去吃。”

“哟,还挺心疼人,还知道等我下课了再吃。”

“那是,当初你不就是因为我帅又善良才跟我做朋友的吗?你这才是发现了我的冰山一角……”

“当我没说好吗?”叶修又抢了黄少天的牛奶灌他,让黄少天把想说的话混着牛奶吞进了肚子里。

最后叶修还是认命地找到了餐厅电话,订了餐,黄少天在旁边听着叶修说着流利的法语都觉得这个人帅出了新高度,有吃有睡有翻译,黄少天不虚此行。

等到要睡的时候二人发现了难题,叶修住的房子是一卧的,要么两人睡一起,要么去个人睡沙发,二人都不愿意睡沙发,也就顺其自然地睡一起。

按叶修的话说,两大男人,怕什么。黄少天附议。

就这么安稳地度过了一晚,第二日早上黄少天还睡得跟猪一样,叶修轻手轻脚地穿好衣服准备去上课,临走时发现黄少天不知什么时候把被子踢了,又返回去给黄少天把被子盖好才出门。

黄少天醒的时候已经是中午,睡了个很美的懒觉,伸着懒腰看着外面太阳当空,晴空万里,刚好叶修这时候打电话来让他准备出门吃饭,黄少天走进洗漱间发现台子上已经摆好了新的洗漱用品,和叶修的款式一样,颜色不一样。

简单地洗了把脸穿好衣服,黄少天出门碰见了正在车上等他的叶修,拉开副驾驶的车门说了一声“gogogo。”出发了。

一周的时间很快过了,黄少天在登机的时候还不想走,就想待在这儿天天吃了睡睡了吃,叶修推着他往安检走,说道:“快走快走,再不走你都要把我吃穷了。”

黄少天瘪瘪嘴,不情不愿地往里走,道:“下次再来就是时装周了,你到时候去不去拍照的?”

“去啊,说得那么遥远,不就是下下个月的事吗,赶紧的,要误机了。”

最后黄少天还是踏上了回国的旅途。

叶修回到家看着沙发上乱成一团的毛毯,想起了在这儿窝了一周的黄少天,不禁失笑,又把毛毯拿起来盖在了自己腿上,在有些泛黄的灯光下安静地读书。

 

 

叶修在巴黎读了两年,黄少天就往巴黎跑了两年,期间还经历了法国宣布同性婚姻合法化,二人就趴在窗台上看着外面游行的人群,看着他们拥抱,亲吻,然后不知是触景生情还是怎么的,黄少天也凑上去亲了旁边的叶修一口。

叶修还没反应过来,亲的时间太短,嘴唇上的温度已经随着空气流失了,叶修转头看黄少天正咧着嘴笑,活像一只偷腥成功的猫。

叶修轻笑了一声,凑上去和黄少天接吻。

窗外的人们正在庆祝,窗内的人也在用自己的方式表达爱情。

一切都像是水到渠成,二人都未和对方说过一句我爱你,但洗漱台的杯子,衣柜里的衣服,厨房的餐具,都在向对方述说爱意。

叶修回国后成了国内一流的摄像师,黄少天也是国际上有名的模特,尽管二人忙得天昏地暗,黄少天还是时不时地往叶修家里跑。每当黄少天来的时候,叶修总会推掉手上的工作陪黄少天过一个浪费时间的周末,一起睡到日上三竿,一起吃外卖看剧打游戏。

明明在外面光鲜亮丽的两个人,只有在家里才会展现出邋里邋遢的一面给对方。

国内不允许同性的婚姻,但这对二人来说只不过是一张纸。只是有一日叶修带着黄少天出去逛街呼吸新鲜空气的时候,叶修把黄少天带到了一家珠宝店,然后指着对戒问:“好不好看?”

黄少天眨眨眼,说了句好看,叶修让服务员小姐拿了两个一模一样,亲自给黄少天戴上时,黄少天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明明激动得要死,却因为戴着口罩和鸭舌帽不能做太大的动作,只是发抖的左手表达出当事人的心情。

叶修戴好黄少天的也给自己戴上,结完账,在众人的瞩目下拉着黄少天出店。

“这就算捆上了,以后不能离开我了。”边走叶修边说。

“你这人,真是。”黄少天少有地说不出什么话来,只是紧紧地握着叶修的手,眼睛又笑成了月牙。

叶修也不说话,二人安静地拉着手,从街头走到了街尾,就像从天荒走到了地老。

2017-04-16叶黄
评论-17 热度-180

评论(17)

热度(180)

©百雉而城 / Powered by LOFTER